狂欢盛宴

尝试写文。

【雷安】天台告白

*双学生同级设定
*巨大的ooc
*毫无逻辑毫无文笔

————————————————————————

安迷修看着那双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心想:“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个人的来着……啊好像是看到他的眼睛时开始的吧,充满着目的与野性,是我所喜爱的紫色。”
                                                              ——题记

雷狮双手插兜站在天台的边缘,居高临下看着楼下的安迷修与一位蓝发的水手服女生说说笑笑。他一脚踢上挡在面前用于防止学生不小心坠落的栅栏,钢铁制的栅栏上反射着他拧在一起的眉头与一双透露着不满的绛紫色双瞳。

午饭时,安迷修一如既往地来了天台。他几乎每次吃饭都会来这里,不仅仅是因为这里视野开阔让他舒适得喜欢在这里完成他的午觉,更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

安迷修是被浓郁的烟味儿呛醒的,他开始后悔今天睡午觉没有去更宽阔一点的地方,而是待在了天台上的一个三面都被包围住的角落。他咳嗽了几下,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便进入了他的耳膜。
“恶党?”安迷修看着眼前还在吐着白色烟圈的人。“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被称为“恶党”的人掐断了手中的烟头,顺手扔到了地上,习惯性踩了一脚。
“怎么?你管我?”
安迷修拍了拍因为坐在地上而粘在衣服上的灰尘,道:“你是恶党,我就要管着你。万一你为美丽温柔的小姐们带去麻烦,我可不会原谅自己。”
绛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玩味,雷狮笑了笑:“那骑士大人就一直看着我吧。”
“我当然会一直看着你。”安迷修几乎脱口而出。而雷狮只是笑意更深了一些。
当安迷修以为雷狮又要和他打一架时,对方却突然转身,离开了这个隐蔽的角落。安迷修有些意外地看向地面——刚刚被雷狮扔掉的烟头失了踪迹。

安迷修下午有一节体育课,和往常一样,集中训练二十分钟后便是自由活动。安迷修和班里的男生们一起去了球场,和隔壁班同样上体育课的男生们约起了球赛。
“雷狮呢?”安迷修在对方的队员中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他们的主力前锋。
“一上来就找雷狮老大/大哥?”其他几个球员面对安迷修突然的问题不禁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老大说他今天不想打球。”只有黄发的守球员瘫了瘫手道,“我还想和他比试比试呢。”
于是安迷修突然笑了出来:“那我们开始吧。”
安迷修在的五班和隔壁雷狮在的四班从开学开始就有一节体育课是同时上的,安迷修在与别的班级打球赛的时候向来就没输过,偏偏遇上了雷狮这个恶党。每一次比赛,雷狮都会拿全场最高分,这让自打和他比赛以来就没赢过的安迷修心中愤愤不平。因为对方是恶党,是个不良学生,所以安迷修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默默关心着雷狮的一举一动,并美曰其名“看管”。

没有雷狮的四班实力大减,虽然那个打篮球都不愿意去掉帽子和围巾的球员实力也不容小嘘,但是和雷狮比还是有些差距的。他既没有雷狮的个子高,也没有雷狮的横冲直撞不顾后果,考虑过多有时也不是件好事。于是在安迷修的带领下,五班的球员们团结一致,超了四班四五分。
中场休息的时候,那个始终不愿意脱去帽子和围巾的男生看见一位很可爱的水手服女生贴心地为安迷修准备了矿泉水,安迷修没有拒绝,对着女生温柔地笑了笑,然后扭开了瓶盖仰头直饮。也许是太渴了,安迷修喝得有些急促,一丝水迹从他的嘴角滑落,滑过蠕动的喉结,滑进被汗浸透的上衣领口。卡米尔掏出手机连续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发给了备注为“大哥”的手机联系人。

坐在天台上舒适地享受着阳光的雷狮,拿起手机看到了卡米尔刚发给他的彩信。照片里的人拥有一身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汗液浸透了他的棕发和上衣,没有衣服遮掩的皮肤因为血液的加速流动而变得红润。从嘴角流至衣领的水迹在卡米尔强硬的拍照技术下显得特别……色情?照片是连拍的,他喝了一大口水之后放下了水瓶,然后发现了镜头,对镜头笑了一下。太阳的光线把少年俊俏的五官映衬地刚好。于是这张充满着阳光少年气息的照片立刻成了雷狮的壁纸。
“干得不错。”雷狮回复了一句,良久收到了卡米尔的回复:“谢谢大哥。”

雷狮站起身,随意地拍了拍衣服,然后站在了天台的边缘,两手插兜,大喊了一声:“安迷修!”
声音很大,引得很多人旁观,他们以为这对出了名的死对头又要开战了,雷狮是来当着两班人的面宣战的。
安迷修本人也被招引至楼下,楼中还有几个脑袋从窗户口伸了出来,左顾右盼却又无奈于看不见楼顶,只好看着楼下人的反应包括就站在楼下的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一眼就在一群黑色的脑袋中看见了那个棕色的脑袋,于是又喊了一遍。
安迷修拧着眉看着楼顶的人,太阳挂在那人的身后,他的眼睛被刺得有些难以睁开。
“我喜欢你!”楼顶上高大的少年这么说了,“从现在起,你是属于我的!”
安迷修的瞳孔猛然一缩,他们离得太远了他看不清雷狮的表情,他只能看见雷狮的剪影,飘在脑后的头巾长带在剪影里就像是飘扬着的双马尾,但那副高大的身躯和富有男性磁性的嗓音让他清楚地认识到,那不是什么双马尾小姐姐,而是货真价实的雷狮,是他的死对头雷狮,是他一直默默藏在心底的人。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在同性恋如此开放的今天,安迷修在这两个班中没有听到任何有辱于他与雷狮的人,他听见的是来自一群单身狗的羡慕与祝福,他听见的是催促他答应的起哄声,是当他红着脸点头之后的欢呼声与掌声。
下一秒,雷狮就已经从天台上冲了下来,当安迷修还低着红到耳尖的脸时,雷狮一把将他搂进了怀里,并在他的唇上狠狠地啄了一口。
“卧槽雷狮你干什么很痛啊!”安迷修叫道。
雷狮眯起那双极富侵略性的绛紫色眼眸,缓缓开口道:“做个标记,从今往后,你安迷修是我雷狮一个人的。”

后记——
不一会儿一位戴着黑白色帽子的金发男孩儿跑到了雷狮和安迷修的跟前:“雷狮,安哥,丹尼尔主任让你们下课后去他的办公室!”
“……”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