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欢盛宴

尝试写文。

【雷安】天台告白

*双学生同级设定
*巨大的ooc
*毫无逻辑毫无文笔

————————————————————————

安迷修看着那双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心想:“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个人的来着……啊好像是看到他的眼睛时开始的吧,充满着目的与野性,是我所喜爱的紫色。”
                                                            ——题记

雷狮双手插兜站在天台的边缘,居高临下看着楼下的安迷修与一位蓝发的水手服女生说说笑笑。他一脚踢上挡在面前用于防止学生不小心坠落的栅栏,钢铁制的栅栏上反射着他拧在一起的眉头与一双透露着不满的绛紫色双瞳。

午饭时,安迷修一如既往地来了天台。他几乎每次吃饭都会来这里,不仅仅是因为这里视野开阔让他舒适得喜欢在这里完成他的午觉,更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

安迷修是被浓郁的烟味儿呛醒的,他开始后悔今天睡午觉没有去更宽阔一点的地方,而是待在了天台上的一个三面都被包围住的角落。他咳嗽了几下,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便进入了他的耳膜。
“恶党?”安迷修看着眼前还在吐着白色烟圈的人。“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被称为“恶党”的人掐断了手中的烟头,顺手扔到了地上,习惯性踩了一脚。
“怎么?你管我?”
安迷修拍了拍因为坐在地上而粘在衣服上的灰尘,道:“你是恶党,我就要管着你。万一你为美丽温柔的小姐们带去麻烦,我可不会原谅自己。”
绛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玩味,雷狮笑了笑:“那骑士大人就一直看着我吧。”
“我当然会一直看着你。”安迷修几乎脱口而出。而雷狮只是笑意更深了一些。
当安迷修以为雷狮又要和他打一架时,对方却突然转身,离开了这个隐蔽的角落。安迷修有些意外地看向地面——刚刚被雷狮扔掉的烟头失了踪迹。

安迷修下午有一节体育课,和往常一样,集中训练二十分钟后便是自由活动。安迷修和班里的男生们一起去了球场,和隔壁班同样上体育课的男生们约起了球赛。
“雷狮呢?”安迷修在对方的队员中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他们的主力前锋。
“一上来就找雷狮老大/大哥?”其他几个球员面对安迷修突然的问题不禁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老大说他今天不想打球。”只有黄发的守球员瘫了瘫手道,“我还想和他比试比试呢。”
于是安迷修突然笑了出来:“那我们开始吧。”
安迷修在的五班和隔壁雷狮在的四班从开学开始就有一节体育课是同时上的,安迷修在与别的班级打球赛的时候向来就没输过,偏偏遇上了雷狮这个恶党。每一次比赛,雷狮都会拿全场最高分,这让自打和他比赛以来就没赢过的安迷修心中愤愤不平。因为对方是恶党,是个不良学生,所以安迷修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默默关心着雷狮的一举一动,并美曰其名“看管”。

没有雷狮的四班实力大减,虽然那个打篮球都不愿意去掉帽子和围巾的球员实力也不容小嘘,但是和雷狮比还是有些差距的。他既没有雷狮的个子高,也没有雷狮的横冲直撞不顾后果,考虑过多有时也不是件好事。于是在安迷修的带领下,五班的球员们团结一致,超了四班四五分。
中场休息的时候,那个始终不愿意脱去帽子和围巾的男生看见一位很可爱的水手服女生贴心地为安迷修准备了矿泉水,安迷修没有拒绝,对着女生温柔地笑了笑,然后扭开了瓶盖仰头直饮。也许是太渴了,安迷修喝得有些急促,一丝水迹从他的嘴角滑落,滑过蠕动的喉结,滑进被汗浸透的上衣领口。卡米尔掏出手机连续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发给了备注为“大哥”的手机联系人。

坐在天台上舒适地享受着阳光的雷狮,拿起手机看到了卡米尔刚发给他的彩信。照片里的人拥有一身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汗液浸透了他的棕发和上衣,没有衣服遮掩的皮肤因为血液的加速流动而变得红润。从嘴角流至衣领的水迹在卡米尔强硬的拍照技术下显得特别……照片是连拍的,他喝了一大口水之后放下了水瓶,然后发现了镜头,对镜头笑了一下。太阳的光线把少年俊俏的五官映衬地刚好。于是这张充满着阳光少年气息的照片立刻成了雷狮的壁纸。
“干得不错。”雷狮回复了一句,良久收到了卡米尔的回复:“谢谢大哥。”

雷狮站起身,随意地拍了拍衣服,然后站在了天台的边缘,两手插兜,大喊了一声:“安迷修!”
声音很大,引得很多人旁观,他们以为这对出了名的死对头又要开战了,雷狮是来当着两班人的面宣战的。
安迷修本人也被招引至楼下,楼中还有几个脑袋从窗户口伸了出来,左顾右盼却又无奈于看不见楼顶,只好看着楼下人的反应包括就站在楼下的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一眼就在一群黑色的脑袋中看见了那个棕色的脑袋,于是又喊了一遍。
安迷修拧着眉看着楼顶的人,太阳挂在那人的身后,他的眼睛被刺得有些难以睁开。
“我喜欢你!”楼顶上高大的少年这么说了,“从现在起,你是属于我的!”
安迷修的瞳孔猛然一缩,他们离得太远了他看不清雷狮的表情,他只能看见雷狮的剪影,飘在脑后的头巾长带在剪影里就像是飘扬着的双马尾,但那副高大的身躯和富有男性磁性的嗓音让他清楚地认识到,那不是什么双马尾小姐姐,而是货真价实的雷狮,是他的死对头雷狮,是他一直默默藏在心底的人。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在同性恋如此开放的今天,安迷修在这两个班中没有听到任何有辱于他与雷狮的人,他听见的是来自一群单身狗的羡慕与祝福,他听见的是催促他答应的起哄声,是当他红着脸点头之后的欢呼声与掌声。
下一秒,雷狮就已经从天台上冲了下来,当安迷修还低着红到耳尖的脸时,雷狮一把将他搂进了怀里,并在他的唇上狠狠地啄了一口。
“卧槽雷狮你干什么很痛啊!”安迷修叫道。
雷狮眯起那双极富侵略性的绛紫色眼眸,缓缓开口道:“做个标记,从今往后,你安迷修是我雷狮一个人的。”

后记——
不一会儿一位戴着黑白色帽子的金发男孩儿跑到了雷狮和安迷修的跟前:“雷狮,安哥,丹尼尔主任让你们下课后去他的办公室!”
“……”

【黑篮同人】关于赤黑夫夫的一个小日常

*人物ooc
*初次放文请多指教

    “小征,等等,还有这个合约……”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办公桌前,半弯着腰,把手中已经翻开的文件递给眼前的赤发青年。
    青年已经收拾好了桌上的东西,正欲起身离开,桌前的男人又递了一份文件过来,一瞬间,他一赤一橙的双瞳充满了戾气。
    见青年突然紧皱的眉头,男人被吓了一跳:“小、小征……?”
    赤发青年轻叹了口气,再次坐下,接过男人手中的文件,浏览了两遍以后,拿起黑色签字笔在文件的最后一面留下了五个刚劲有力的优雅字体——赤司征十郎。
    签完文件,黑发男人又报告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赤发青年才得以解脱。
    “小征,”黑发男人走到门边,忽然转身对名为赤司征十郎的赤发青年道,“抱歉了,耽误了你和小哲见面。”说着,歪头笑了笑。
    男人的笑容就算是别的男人看起来都会微微心动,而对于赤司这种只看得到自家小情人的标准好男人,是没有任何感觉的。赤司倒是觉得,那男人明明比他要成熟一点,不仅把头发留到齐肩,说起话还莫名其妙地有些怪里怪气的,行为举止有时像个女人一样,也不愧叶山小太郎他们喜欢叫他“玲央姐”。
    “啊,没关系。出去吧。”
    赤司瞥了实渕一眼,淡淡道。待后者走出房间,他才掏出手机,右手拇指按下手机侧面的关机键,屏幕随即亮起——还是没有短信。
    平日在此之前,他的小情人总会发个短信询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好确认是否需要为他准备晚餐。他身为公司的BOSS,经常会有应酬,所以他的午餐和晚餐常常在外解决。虽然如此,他的小情人却每天都要进行确认。而今天,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他却一条短信都没有收到。他拨打了对方的电话,却只有好听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赤司挂了电话,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安的情绪。像他家这样的名门望族以及公司的庞大规模,不免被人觊觎,更是无法避免结仇。虽然大家表面上都和和气气,可是背地里不知道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等着他赤司征十郎跳进坑里呢。
    他本想让他家的小情人儿进自家公司做事,也方便自己保护他,只是那个人实在太过执拗,坚持自己找工作。白天几乎都见不到他,想派人暗中保护却总是被他强行拒绝,赤司怕的就是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阴他,让他心爱的小情人受伤。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事情。
    可是,现在就要发生了么?
    赤司不敢多想,猛地拉开抽屉,抓起里面的车钥匙,撞开办公室门,一路跑进停车场。连给办公室门上锁以及检查车身周围环境这种事情也没顾得去做,只是插上车钥匙就往家里赶。整个过程,他的动作都十分迅速敏捷。
    “哲也,一定不能出事。”
    赤司皱着眉,将油门踩到了底,几欲超速。不安演变成了焦躁,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冲到家里,抱着那个浅蓝色的脑袋不放手。如果不是因为路上处处的交警,恐怕他现在已经超速行驶了,可现在那样做只会浪费他的时间。
    他的小情人名为黑子哲也,是个拥有浅蓝发色的清秀少年。说他是少年也不为过,他只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家伙。
    黑子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就像他给别人的感觉一般,他喜欢安静和素雅。由着他的喜好,赤司才在城郊盖了一栋小型的和式别墅。本来赤司还想从本家调几个佣人来照顾自己和黑子,却被后者以“想过二人世界”为由十分坚决地拒绝了,赤司也知道这家伙的理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只是不擅长应付别人罢了。
    赤司接受黑子的拒绝当然也有自己的私心,黑子的借口是一点,他想让黑子只照顾他一个人又是一点。只是当时他还没有向黑子发出进自家公司的邀请,他以为黑子不会拒绝的,毕竟这年头找工作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自家公司又很方便,自然也就没把安全问题当回事儿。
    可现在看来,无论是他赤司由着黑子在郊区盖房,还是没有调佣人到家里,亦或者没有强制性地给他留保镖,都是错误的决定。赤司这么认为。
    郊区离市中心的公司还是太远,就算是走道路通顺的捷径,也花了足足半小时。他不断地给黑子打电话,但回答他的声音始终是那个冰冷的女声。他甚至让实渕玲央那个娘里娘气的男人驾驶他的私人直升机飞去他的家里查看状况。
    偏偏他越着急事情就发生得越不顺心,在他打完第20通电话以后,他的手机因没电而自动关机了。

    待他到家时,实渕玲央已经坐在矮脚桌前喝着黑子为他泡的热茶了。
    黑子听见汽车引擎的声音就知道,他的爱人现在回来了——在这偏僻的城郊,也只有他家的车会走这条路。他慌忙跑去玄关处,好等着门被青年推开。
    赤司把车匆匆停在路边,连车门都没顾得锁,拔出钥匙就推门而入。一进门,他便愣在了那里。令他惊喜的是,他家的少年,正好端端地站在玄关,微笑着对他说:“欢迎回来。”
    没有解释他的慌张,他一把拥住了少年。左手攀上了少年的腰,右手的手指插入少年松软的头发中,分离出了根根浅蓝色的发丝。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在少年的耳边喃喃道:“我回来了。”
    少年微微发怔然后莞尔一笑,回抱住怀中的青年,像安抚哭泣的孩童一般地安慰道:“赤司君,我没事哦。我刚刚听实渕君说了大致情况才发现我手机没电了,什么事情都没有,所以请不要担心。”
    赤司听到这番话语,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那,为什么没有给我发短信,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赤司这么问黑子。
    黑子轻笑道:“你昨天不是说今天很忙吗?我就以为你今晚还有应酬呢。你忙我又不好打扰你,所以就没有发短信询问。”
    他看着眼前的青年如赌气一般的表情,忍俊不禁:“真是,赤司君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啊。我真的没有事哦。没想到只是少发了一条短信,能把向来沉稳的赤司君急成如此模样,我还真是个幸福的人呢。”
    赤司捏了捏黑子的脸,轻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没事就好。”
    突然,黑子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轻叫了一声:“啊!我还没做饭!糟了,赤司君晚上想吃什么?汤豆腐可以吗?”
    待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黑子慌忙跑进了厨房开始忙活。赤司换了拖鞋,随后走进了客厅。
    见到赤发青年了安全到家,实渕放下了手中的空杯子,正欲说话,却被对方抢断了先机。
    “我知道,玲央,谢谢你,现在没你事了,你回去吧。”
    赤司看着实渕,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和平日一样的平淡,刚才打电话时跟疯了一样的他与现在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实渕无奈叹口气道:“真是的,小征还真是绝情呢。”随后,他正经地向黑子打了声招呼,准备走人。刚抬起脚,却又被赤司叫住了。
    “玲央,等一下。”
    “哦?难道小征突然良心发现要我留下来吃饭了吗?”冒着生命危险,实渕开了个玩笑,虽然并不好笑。
    “不是,我刚下车车门没锁,你去帮我锁一下,还有我办公室的门。钥匙记得还回来。”赤司冷冷淡淡地说道。
    “好好。”实渕无奈地摊了摊手,一脸不情愿地接过赤司递来的钥匙,锁了车门,又折返把钥匙送回到玄关处的赤司手上,才开着刚飞来的直升机返回了公司,帮赤司锁了办公室的门,又拿了自己桌子上的车钥匙才离开。
    作为BOSS赤司征十郎最得力的两位手下之一,实渕表示他很心累。

    “赤司君,汤豆腐已经做好了,等凉了再吃吧?”
    黑子围着围裙,两手端着盛着汤豆腐的碟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赤司见状,上去接下了碟子,放在了客厅的那个矮脚桌上。
    “赤司君请别先偷吃哦,还有别的菜没做呢。”黑子从厨房露了个浅蓝色的脑袋,道。
    看着面前热腾腾的汤豆腐,赤司表示他由于白天太忙已经饿了一天了,现在美食就在面前怎么能忍呢!于是在他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果断拿起筷子,夹了块豆腐就往嘴里送。下一秒,来自赤发青年的叫声贯穿了整个房子。
    黑子被青年的叫声所吸引,他慌慌张张地跑到客厅,见到赤司那副惨状,他立刻贴上去查看赤司的伤势——还好,不算太严重,最起码比自己第一次烫着他的时候伤势要轻的多。毕竟赤司第一次被他烫伤的时候,嘴都溢出血了。
    “赤司君,你可是猫舌体质,怎么能吃烫的东西呢……”
    黑子像人母一样啰里啰嗦地一边说着赤司,一边给他找口含的药。赤司就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默不做声。等到黑子找到了药,赤司突然耍起了无赖:“我要哲也用嘴喂我。”
    “……”黑子僵了一下,黑着脸说道,“赤司君,请你好好吃药。”
    赤司瞬间换了一副失落的表情:“原来哲也嫌弃我吗……”
    黑子慌忙解释说:“不、不是的,只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
    “跟我做这种事情会害羞吗?哲也真是太可爱了,不愧是我老婆。”
    赤司一笑,接过黑子手中的药,趁着黑子一愣,他把药往黑子嘴里一塞。后者立刻反应过来,但那已经没用了,因为赤司的吻已经覆上了他的唇。准确地说,是一边吻,一边让药粒在两人口中不停地交换。
    黑子被这样捉弄地快喘不过气,赤司才把药留在了自己的口中,然后离开他。看着黑子那张羞红了的脸,赤司嘴角上挑,就好像赢了一场游戏一样,露出了胜利者一般孩子气的笑容。
    “哲也,我爱你。”赤司看着黑子,冷不丁冒出了这句话。
    黑子听闻,把头埋低了许多。他红透的耳根暴露了此刻他的心动。他用力地摇了摇头,试图降下脸上的温度。
    “赤司君请不要再这样了,简直像个小孩子。”他嘟起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赤司见自家情人这副可爱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却把黑子真的惹生气了:“赤司君晚上请在沙发上睡觉吧,我今天很累了。”说完都不听赤司抱怨的,转身就回到厨房去了。
    赤司全程微笑着看着黑子。虽然被勒令了要睡沙发,但是他可是把黑子看透了的男人啊,只要他再耍个赖,他家的小情人是不可能不心软的。想到这里,赤司的笑意更浓了。
    看着刚刚被两人打乱的药盒,赤司勾了勾嘴角:“到底谁更像小孩子啊。”
——END——